山有木兮木有枝

【金剑】六一节(并没有节操这个东西)

如题,当然是六一节的贺文w 试了下新文风,效果并不是很好←_←  oocooc严重ooc,人物崩坏严重,不要打我qwq

正文

这天早上,我们伟大的不列颠骑士王在一阵别具一格的敲门声中惊醒。

这种敲门声不似正常人的敲三下停一下。连续不断,却十分有节奏感。

骑士王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调子,像极了她以前的一个御主,没错,就是那个叫卫宫切嗣的男人,他的死敌,言峰绮礼切菜时的节奏。

直觉告诉她,来者不善。

但我们正直的骑士王当然不会往这方面想。

这样急切的敲门声一定是有人遇到了什么麻烦。阿尔托利亚伟大的骑士精神促使她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下床,穿衣,开门。

对面,站着一只亮闪闪的金皮卡。

男人站在阴影里,金色的碎发下藏着血色的眸,如同深渊。他笑的戏谑,活像鬼片里的大吸血鬼。

“有何贵干,英雄王?”骑士王强忍着关门的冲动,黑着脸问道。

“阿尔托利亚,”英雄王唤着她的真名,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让阿尔托利亚发笑。

只见他一字一顿的说到:

“陪、本、王、过、六、一、节。”

“。。。”

面对时不时抽风的英雄王,让我们把故事回到一小时前。

当吉尔伽美什百般无聊的靠在墙上抛着黄金的古币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从他背后探了出来。

“啪!!!”

吉尔伽美什感觉他的内脏就要被拍出来了。

“哟,这不是吉尔伽美什吗?”在英雄王暴怒之前,花之魔术师果断的把话题带上了:“你知道吗?今天是六一节诶。”

“杂种你有什么企图?”吉尔伽美什难得的没有发火,他挑了挑眉,示意这位天天讲自己老婆故事的人接着说下去。

“哼哼哼,不知道了吧。”梅林笑的春风得意“这世界上的许多男性每到这个节日都会带着自己中意的女性去一个叫游乐园的地方约会。”

顿了顿,梅林意味深长的看了英雄王一眼:“听说效果很好。”

见对方沉默不语,自以为英雄王不知如何下手的梅林又闭起眼睛大谈特谈起他多年来的各种把妹经验。

就当梅林讲得全神贯注,唾沫横飞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劲。

对面也太安静了吧。

他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才发现英雄王早已经走了不知多久。

“所以呢,为什么带我来这种地方。”站在游乐园门口,阿尔托利亚脸黑得跟八百万年没洗的锅底。Master好不容易给他们放个假,为了有更好的精神来迎击明天的敌人,她必须回去休息。

但在英雄王提出用五十个马卡龙作为交换的时候,她终于妥协了。

“你想玩哪个?感谢我吧,本王可是破例陪你玩哦~”说话间,英雄王对骑士王露出了欠揍的微笑,“五十个马卡龙哦,王妃你可要想清楚哦~”

这是死穴。

“。。。那个”因为知道口舌之战是斗不过英雄王,加上五十个马卡龙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阿尔托利亚无奈之下便顺了他的意,随手指向对面高大的游乐设施。

“哦,原来吾妻喜欢玩刺激的。”说话间,吉尔伽美什下眼皮跳了一下。

过山车上传来的阵阵惊叫让我们的英雄王有点怂,回头却看到骑士王一脸跃跃欲试。。

“咳咳。”吉尔伽美什故作郑静地咳嗽了两声,拉起骑士王的手到售票处买票。

阿尔托利亚觉得自己很艰难。一只手从买票到现在就被拽的死紧,都快出汗了,另一只手还要和冰淇淋做斗争。一定要撑住,这么大一杯冰淇淋化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吉尔伽美什,你怎么了?”当阿尔托利亚干掉全部的冰淇淋咂咂嘴满意的抬起头时,她才发现吉尔伽美什的不对劲。虽然脸上和之前一样面无表情,但却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他全身都已经僵硬了。

“没什么,你看,要开始了。”吉尔伽美什硬邦邦的接了一句,直接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阿尔托利亚点点头,不在多问,在吉尔伽美什身边坐下。

一次过后,阿尔托利亚就爱上了这个惊险刺激的游乐设施,即使后排的尖叫声震耳欲聋。但看着周围快速翻转变化的景色,骑士王也难得的放松了下来。

而吉尔伽美什呢?阿尔托利亚一脸震惊的站在一旁,看着他抱着垃圾桶吐的肝肠寸断,吐的荡气回肠。

这是第四次圣杯战争时整天骑着维摩那俯视万物的英雄王吗?

这画面给骑士王带来的冲击力有些大,阿尔托利亚不由得陷入自我反省当中。。

“那个,英雄王,我们还是回去吧,如果你感到不适的话,会给Master带来困扰的。”看到英雄王吐的差不多时,好心的骑士王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蔗民的游戏本王才不会放在眼里。”在自己女人面前,怎么说也不能怂,“走,还要玩哪个,本王陪你。”

听起来声音都有些焉。好吧,但阿尔托利亚还是选择尊重吉尔伽美什的选择。

“就那个?”

吉尔伽美什顺着阿尔托利亚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微微一愣,显然,阿尔托利亚的答案超出了吉尔伽美什的意料。

是旋转木马。

因是黄昏,游人未盛。这一轮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也难得的安静。

阿尔托利亚毫不犹豫的挑了一只最外面的白色木马。马的眼神很温顺,像极了她生前的爱马Knights,那匹马跟随她四处征战,是她戎马生涯里一位不可多得的朋友。

想到它,阿尔托利亚的眼神不由得温和了下来。

少女坐在马上,轻触马鞍上的铜铃。铃铛外围有些生锈,发出来的声音却依旧清脆悦耳。

阿尔托利亚久违的露出了微笑,轻勾薄唇,世间瞬息黯淡。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骑士王身上凛冽的气息褪去了不少。现在的她,应该算是,沉浸在游戏里的小姑娘。

仅此而已。

英雄王坐在后面一匹更高大的金色木马上,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微笑。他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一遍遍描摹着她的容颜,好似要把她刻画在心里。

英雄王很庆信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阿尔托利亚的一点点变化,都只有他一人可以看见。

现在,如果时光停滞,该多好。

“阿尔托利亚。”

“嗯?”

“待会儿,你也陪本王玩一个吧。”

——————————时间分割————————————

当他们吃完晚饭来到吉尔伽美什指定要玩的地方时,已经入夜。

游乐园里接二连三的闪烁起了霓虹灯,游人也多了起来。

“你要玩这个?”阿尔托利亚一脸狐疑的看着一旁轻笑的吉尔伽美什,他们身旁,足足有三层楼高的巨石上刻着“幽冥谷”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对,就这个。”

骑士王表示无话可说。

对于他们那些见过大风大浪的英雄来说,去一次鬼屋就跟散一次步一样,里面不管是塑料的骷髅还是画在墙上的僵尸,对他们来说真的一点作用都没有,毕竟都见过真的不是吗。

更何况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王。

吉尔伽美什今天很不对劲,这是骑士王得出的结论。

两位王在走人流的最后,前面时不时传来比阴森幽暗的隧道更恐怖的尖叫。

后面的气氛诡异的安静。

“往这里走。”就当人群走到一个分叉口时,一直沉默的吉尔伽美什突然拉起走在前的阿尔托利亚向左拐去。

“诶?”阿尔托利亚敢打包票,刚才墙上的指标是向右拐的。

算了,反正最后都会拐出去。骑士王也不急,就慢慢的跟在吉尔伽美什的后面。

只是她没有看见,前面的吉尔伽美什因为骑士王意外的顺从而笑的是多么张扬。

直走,拐弯,接着走,在拐弯。

越往前路越窄,最后横着才能勉强通过。骑士王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她回想着之前看过的平面图,才惊讶的发现,平面图上压根没有这条路!!

卧槽这路是哪里来的???还有这是要拐带我吗???

理智告诉我们的骑士王,这是要出事的节奏。

先发制人。

“喂,吉尔伽美什,你想带我去哪?”

“。。。”罕见的,没有回应。

“请回答我的问题,英雄王。”

“到了。”

前面微微发出亮光,吉尔伽美什向阿尔托利亚打了个“跟上”的手势,率先探了进去。

什么玩意儿。

当一脸茫然的骑士王从狭窄的通道探出来的时候,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通道外面,繁花似锦。

晶莹的泉水从上方倾泻下来,不偏不倚,在繁花丛中,形成亮丽的湖泊。

英雄王就站在湖泊中央用黄金筑成的高台上。

阿尔托利亚清晰的看见,血色的眸子里,映照着她小小的身影。

时间停驻。

“喜欢吗?”

男人笑着问她,脸上褪去了平时的狂妄,仅剩下少有的温柔。

“嗯。”阿尔托利亚还没从震惊里抽离,脸上诧异的神色让吉尔伽美什忍不住想上去调戏一下。

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若是有一点点偏差,就会促使他计划的失败。

吉尔伽美什向阿尔托利亚伸出手,做出邀请的手势。

只见他一字一顿的说:

“那、就、嫁、给、我。”

                                                      (END)

-

后记

首先,骑士王的马的名字历史上似乎没有记载(反正我没找到),于是我就瞎扯了个名字贴上去不要在意。

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想好了,因为懒,所以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写。但也许是因为我爱金剑爱得深沉,所以最终,还是把它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文笔真心不好,写得也比较快,如果有遇到什么问题,就毫不留情的指出来吧。

所以说吾王为什么会选择坐旋转木马?当然是为了体谅老吉辣w

还有的是,鬼屋的小花园,是某英灵的宝具,就不多说了。
梅林:“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写完了才发现其实写幼闪和lily似乎效果更好。。那就等明年吧( ̄▽ ̄///) 

评论(9)
热度(53)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