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金剑】锁 1

☆半神闪x巫女利亚
☆小恩式神,梅林老师

嗯,把以前写的先搬过来。尼玛都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稍稍改了点。。
————————————————————
暮色将至,几颗微小的星子出现在苍穹之上,衬着燃烧的云霞,绚烂无比。

夕阳西下,神社旁星湖的湖面微波荡漾,飞落的樱花花瓣伴随着晚风飘散。

“丁零零,丁零零”清脆悠远的铃声响遍结界的每一个角落,神社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

潘德拉贡神社,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神社在这里建立起方圆几百里的结界,保护着这片土地不受外来的侵害。

风停了,飞舞的樱花最终落在水蓝色的衣褶上。

那是一件朴素的巫女服,素白的上衣衬着水蓝色的长裙,可它的主人却把它穿的既英气逼人,又淡雅如月辉。

“一天又要过去了呢,梅林。”

芊芊素手拍落掉落在衣裙上的花瓣,阿尔托利亚空灵般的声音打破了神社的宁静,

“真是太好了,今天结界里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我的想法可和你不一样哦,再不出现异常,我就要无聊死在这里了。”

角落里的人低着头,如瀑的虹发上缀这几朵不知名的花。

他手指轻弹膝上古书的封面,抬头对阿尔托利亚露出了玩世不恭的微笑。

阿尔托利亚微微蹙眉,不禁为自己半吊子老师的人品感到担忧,碧绿如深潭的眸子直直望向梅林,严声道:

“结界出现异常可不是件好事,它会危及到周围的生灵,削弱周围的灵气造成诸多不便。我会继续加固结界,以免出现什么乱子。”

“啊啦啊啦,别生气嘛。别成天板着脸,一点都不可爱。”

深知自己学生的性格,梅林望着阿尔托利亚那一本正经的脸,不禁失笑,

“嘛,吹个笛子听听好了,全当解闷了。”

“梅林你别转移话题啊。”
尊师重道,嘴上说着,阿尔托利亚还是顺从的拿起手边的长笛,用袖子轻轻拂去笛身的灰尘。

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翠绿的眸子,笛声悠扬,空谷传响,婉转久绝。

风起,殷红的流苏飞扬。

谁也没注意到,神社前巨樱下,专注吹笛的金发少女,成为一双赤瞳中,最美的画卷。

薄暮,已至。

——————————

宫殿里金碧辉煌,四周的壁画上描绘着数只张牙舞爪栩栩如生的雄狮,殿顶上悬挂着一枚硕大的夜明珠,把整个大殿照的亮如白昼。

只是,壁画在怎么精美,夜明珠在怎么明亮,和大殿宝座上的人的一头金发相比,都黯然失色。

“呵,有趣。”

宝座上的人收回了远眺的目光,血色的眸子微眯,随即转向宝座的一侧,漫不经心的问到,

“呐,恩奇都,最近外面有什么事发生吗?”

被称作恩奇都的人一头嫩绿的长发捶地,面若好女,一袭素衣,盘膝而坐。

听到那人的问话,不由得扬了扬眉,随即展颜而笑:

“真是意外呐,吉尔伽美什。作为你的式神,还是第一次听到你问这个呢。”

“只是偶尔关心一下可怜愚民罢了。”

吉尔伽美什用修长的手指支起线条优美的下颚,赤色的眸子直直盯着恩奇都,语气里充满了轻蔑与不削,

“嘛,你到底说不说?”

作为吉尔伽美什极其亲密的式神及誓友,恩奇都还是被盯得打了个寒颤,内心一边感慨友人的王者气场实在太过盛大,一边诽腹:明明就是个傲娇。。

好吧,谁让他的主人是个半神呢。

恩奇都吞了吞口水,但随后又不以为意的笑笑,柔声道:

“最近除了那个潘德拉贡神社换了一任巫女,还真没什么大事发生呢。”

“哦?潘德拉贡神社?”

吉尔伽美什手边凭空出现一个盛满红酒的酒器,一时间,令人陶醉的红酒清香弥漫。

纯金打造的酒器上雕刻着复杂而古老的花纹,一看就是酒器中的上品。

恩奇都盯着吉尔伽美什手中的酒器,斟酌片刻道:

“是的,新上任的巫女名为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尤瑟之子,传言她体内流淌着三分之一的赤龙血脉。由梦魇之子梅林一手教导。曾有人云,此人是为了守护神社而刻意制造出来的。”

“不过,说起来那个新上任的巫女大人也是一头金发哦。”

“只是可惜了,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孩子,一出生就背负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恩奇都自顾自的说着,抬头才发现吉尔伽美什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吉尔?”

“。。。。”

吉尔伽美什没有回话。

他意外的感到愉悦,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吗,好像很有趣呢。。

“呐,恩奇都。”半响,吉尔伽美什沉声道。

“嗯?”

“明日,你就陪本王逛逛那个杂种的神社好了。”

“哈?!”

潘德拉贡神社:

“啊嘁,啊嘁!”

“哎呦,阿尔托利亚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别担心,梅林。我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明天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

锁2↓

http://qianmu670.lofter.com/post/1ec69b46_f8645f3

评论(8)
热度(20)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