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金剑】锁 2

☆半神闪x巫女利亚
☆小恩式神,梅林老师

以下

黎明将至,东边的地平线上已有红色的霞光游走。

结界里静悄悄的,草地上的细草尖还沾着晶莹的露珠。霞光照在露珠上,折射出七彩的光。

清新的风从山坡山吹来,带着灵气,在结界上空汇聚。

最终打破了这片宁静的,是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持续不久,却轻而易举的打散了汇聚在结界上空的灵气。

“发生了什么事?”

阿尔托利亚虽然脸上毫无表情,但内心已经激起了波澜,她转头望向梅林。

“那股魔力大概是在神社东边两千多米的地方释放出来的,去调查一下好了。”

坐在阴影中的人淡淡道,他用手轻轻摩擦着身边的骨杖,随即从囊中掏出一个用蓝色麻绳编制成的菱形挂饰,

“嘛,护身符,带着它,很管用哦。”

“谢谢你,梅林。”

少女无声的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

“守护结界是每个巫女的责任,刚才那股奇怪的魔力波动,我会尽力查清楚。”

接过梅林自制的护身符,转身,留给角落里的人是晨曦中一抹蓝色的背影。

“不觉得这里的景色很美吗?”身后突然传来梅林懒洋洋的声音。

“是的,很美。”

阿尔托利亚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但她第一次认真的观察了眼前的山川。

正直春分,草长莺飞,天高云淡,一派升平。这样的景色,连阿尔托利亚都不禁暗暗赞叹。

“那就好好守护这里吧。”

梅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但仔细听,竟透着几分认真。

阿尔托利亚微微一愣,若有所悟。

“是。”

在结界的边境,山路陡峭,草木疯长,那些被遗弃的神社,因年久失修,破败不堪。

神社里荒草丛生,掉落的砖瓦四散。

“啧,杂种就是杂种,”

一座被遗弃的神社旁,传来了充满轻蔑与讽刺的声音,

“恩奇都,给本王轰了这里。”

“啊啊啊,冷静吉尔,这些可都是先人所遗留下来的文明哪。我说,吉尔伽美什,你可以放尊敬的吗?”

“哼,恩奇都,你真的学会了如何激怒本王呢。”

终于,橘黄色的阳光越出了地平线,金辉洒满打底。

阳光下,有着嫩绿长发的少年表情微妙的僵了一下,他这才想起,他面前的这个人,可是这个幻想乡最古老的半神。

恩奇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吉尔啊。。”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仿佛天籁之音,打断了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闻言转过头,眼前,站在晨曦中的少女面如沉水,金色的发梢有着光影流动。

她的眸子如碧绿的深潭,美丽而深邃。身材娇小,身着一袭蓝色的巫女服,英气逼人。

见吉尔伽美什的视线转向她,碧眸对上赤瞳,不卑不亢的问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金发赤瞳的男人轻笑,“你就是那个神社新上任的巫女吗?”

——————————————

如果阿尔托利亚手中有剑,她恨不得一剑斩下眼前这个金发赤瞳男子的首级。

什么叫“你没有权利质问本王的名讳。”这也就算了,这厮还一脸轻蔑的加上两个字——“杂种”。啧,根本就是在侮辱她的人格!

阿尔托利亚柳眉倒竖,紧握拳头,平整的指甲被他深深的刺进掌心,原本平静如水的眸子里泛起了波澜。

她怒视着金发男人,暗暗蓄力,准备随时发动“风王之锤”轰了眼前这个变态。

此情起景,恩奇都也不恼,他拽了拽吉尔伽美什的衣袖,对阿尔托利亚温和的笑了笑:

“我们是结界外面的人,入过此地,刚才的魔力波动只是一种传送魔法,并没有危险。抱歉,打扰到你了。”

他上前两步,对阿尔托利亚行了一个标准的道歉礼。

阿尔托利亚眼底划过一丝疑惑,刚才那股强大的魔力波动真的只是一个传送魔法吗?

但她还是礼貌的回礼,嘴角微微上扬:

“也许是我误会你们了,除了一些特殊身份的人,其他人都可以随意出入结界的。只是刚才的魔力波动比较奇怪,所以过来看看。”

恩奇都无奈的勾勾唇,要不是他家主子好好的传送阵不用,偏偏要乘维摩那,美其名曰“看风景”。

笑话,要是他吉尔伽美什真的那么爱看风景,就不会天天宅在皇宫里喝酒,说出来鬼才相信!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阿尔托利亚转身欲走。

“等等。”

之前在一旁默不吭声的金发男人突然叫住他。

“有什么事吗?”

“那个。。”

恩奇都向吉尔伽美什使了个眼色,意示这个傲慢的家伙不要出声,

“在下恩奇都,这位是我的主人,他叫。。”

说到这里,恩奇都故意停顿了一下。

“Archer。”

恩奇都身后传来了两个冷冰冰的音节。

阿尔托利亚将视线转向一旁的金发男人。

这个人虽然笑着,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与生俱来的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令阿尔托利亚心生凉意。

果然还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名。

恩奇都沉默片刻,用低沉烂漫的语调说到:

“我们是行走大陆的吟游诗人,初来乍到,不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不知巫女大人能否让我们在你那里借宿几日?”

阿尔托利亚闻言挑了挑眉,显然对方提出的问题在她的预料之外,虽然她十分反感那个自称Archer的人,但既然人家向她寻求帮助,那她必当出手相援。

她转过身,向身后的人摆了摆手,意思他们跟上来。

“无妨,神社里正好有两间空房。”

随后又觉得不妥,她转过身,口中不疾不徐的说到:

“你不用叫我巫女大人,我只是个刚上任的半吊子巫女罢了。我叫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你可以叫我阿尔托利亚。”

“啊,那我直接叫你利亚好了。”

恩奇都被阿尔托利亚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他见过太多装腔作势的女人,情不自禁的对这个直率的少年巫女好感倍增。

站在他身后的吉尔伽美什,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意义不明、极淡的微笑。

从结界东面一直向西走。

起初,地势偏低,人烟稀少,放眼望去,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座废弃的神社。渐渐的,进入结界深处,排排整齐的民宅,路边出现了许多奇花异草,来来往往的行 人不时向阿尔托利亚打声招呼。

“你和这里的人似乎关系很好呢。”

恩奇都忍不住问道。

“嗯,是的。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阿尔托利亚看了一眼身旁的绿发少年。说起来令她惊讶的是,这个少年有一种强大的动物亲和力,一路走来,时不时会从草丛中跳出几只山鸡野兔,跟随在他脚边跳来跳去。

他就像大自然的宠儿,只要他一出现,四周的动物都会快速的向这里汇聚。

“到了。”

一行人在结界的中心停下,映入眼里的,是一座高大而古老的神社,建筑上结合了中国和日本各个朝带的特色,它屋叫的脊翘起,似象鼻,古时候被称为“水戗发戗”。

神社前栽种的樱花树大部分都已经开了,但还有一棵几十米高的巨樱连花骨朵都没瞧见,听说这棵树一万年才开一次花,所以人们称它为万年樱。

阿尔托利亚转过头向身后的人招了招手,翡翠般的眸子正好对上如血的蛇瞳,她一愣:

“进来吧。”

——————————

锁3↓

http://qianmu670.lofter.com/post/1ec69b46_f87e10e

评论
热度(27)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