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ph|凹凸

🇬🇧朝耀🇨🇳他们真好我吹爆

懒癌晚期,不定期掉粮

雷爆岛国|安雷

英|雷左过激cp不逆不逆不逆



总之谢谢你的关注,比心

【刀乱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番外:冤家路窄

☆企划文番外 
☆鹤x婶,婶有名 
☆hp设,格兰芬多x斯莱特林 
☆ooc属于我,注意避雷

以下

1.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洛暮坐在驶向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上,一路向北。这是她在霍格沃茨学习的第五年,毫无意外的话,当她脚踏进霍格沃茨的那一刻,她将会是斯莱特林分院的新一任级长。 

隔壁传来“砰砰砰”重物落地的声音,还夹着一两声惊呼,她翻了个白眼,撕开一包多味豆塞进嘴里,又酸又涩,刺得她眼镜疼,该死的是柠檬味。 

好吧,每次碰到他我都不会有什么好运气。 

洛暮知道隔壁坐着谁,那个该死的格兰芬多白毛傻缺,还有他的狐朋狗友——他们从一年级开始互怼,直到现在,将会是第五个年头。

洛暮,一个自认为双商都是二百五的天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幼儿园魔方比赛的最佳优胜者,认为如果她的人生中少了鹤丸国永,她的任何事情都将会一帆风顺。

为什么?因为我们不一样。

比如当年她初次踏进霍格沃茨的时候,她就有了明确的目标。当分院帽带在她头上的那一刻,就是她实行伟大计划的开始。相对前面几个激动的格兰芬多和瑟瑟发抖的赫奇帕奇,她是最冷静的那个。“我要去斯莱特林。”她听见自己极端冷静的声音对分院帽说,目标明确。

然后她看到分院帽点了点它的头,哦不它的帽檐,说:“斯莱特林就斯莱特林吧,你也只适合那里了。”

“哦。”

冷静的不像话,彰显她十分出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即使小小的洛暮清楚的听见了一声“咔嚓”,那是她小小的心脏的碎裂声音,但是她时刻谨记家训:Calm down please.As long as calm, is also the past tomorrow!

没有人能阻止她实现目标的步伐,因为她有明确的目标,周密的计划和实现目标的自信。当然,前提是她不遇上鹤丸国永。

2.

一切都因一年级时一次午餐聚会而起。

都说拉文克劳是最具有好奇心的分院,格兰芬多其实更甚。早上他们刚刚学会了弗立维教授的漂浮咒,几个格兰芬多就借着午餐时间讨论:漂浮咒能使用多长时间,漂浮咒能让一块蛋糕飞多高,如何利用漂浮咒拯救世界等等等等。

好吧抛开最后一个问题我还真以为你们是好学的拉文克劳。

“事实胜于雄辩,能让蛋糕飞多高,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洛暮冷笑一声,决定还是不要告诉那个可怜的格兰芬多课余时间禁止使用魔法这个悲伤的事实。她慢悠悠的往嘴里塞了一口面包,面包是新鲜出炉的,背面涂满了黄油,还有红茶,味道适中,她很满意。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

“……”

“……”

“Surprise!”

“够了够了,嘿!不能再高了!要撞到天花板了!”

“但是谁记得解除咒语呢?”

“弗立维教授有说过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们是不是又要被扣分了?”

呵呵,坐在后面恨不得把耳朵拉成两倍长的洛暮又勾起了一丝标准的,教科书般的,斯莱特林式的讽刺微笑:亲爱的弗立维教授当然教过,他强调过两遍,可惜你们那些愚蠢的狮子向来不带脑;你们是不是应该庆幸现在没有老师在场?不过很可惜他们很快就会来的,期末学院杯注定是斯莱特林的。

就在她讽刺的微笑逐渐向放荡的奸笑过渡过程中,身后出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头顶传来“啪嗒”的一声,黏糊糊的触感瞬间蔓延全身。

斯莱特林的学院宗旨和家训压下了洛暮想抄家伙干架的冲动,她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慢慢的转过身,她要看看是哪个幸运的大宝贝敢往她头上摔东西。

“啊哈,that's amazing!哦不我的意思是说我很抱歉,虽然很surprise,不不不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我敢保证下次一定不往你身上砸,我用梅林的裤子担保!”

站在她前面的格兰芬多大宝贝就是鹤丸国永,他顶着一头乱糟糟软绵绵的白毛,校服上还粘奶油。他打了个哈哈,从头到脚都写着尴尬。

“人生需要惊喜不是吗?”他说。

“我的人生不需要惊喜,而且这也不是惊喜。”

她面无表情的顶着一头奶油陈述着事实,但世界观已经在鹤丸国永不成调的解释下反反复复刷新了上百遍。洛暮觉得她的胃已经扭成麻花状了。她颤颤巍巍的掏出魔杖,她现在非常需要一个换旧一新的魔法,心理和身理上,非常需要。

3.

于是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后来毫无疑问的,格兰芬多被扣了五分,连带着斯莱特林。

“亲爱的小斯莱特林,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变成一张写满校规的羊皮纸?”在米勒娃·麦格校长和善的眼神的注视下,洛暮举起双手投降。

好吧,我错了,我不该在课余时间用魔法清除头上的奶油蛋糕,我更不应该把鹤丸国永的校服变成绿色,扣就扣吧,我心甘情愿,反正不可能有学院超过斯莱特林。

她的余光瞥向身旁和自己一同受罚的鹤丸国永,男孩绿色的校服显得格外扎眼。格兰芬多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他在校长看不见的角度朝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

洛暮只觉得肚子里又传来一阵刺痛:所以你为什么能像没事人一样?你不应该关心一下你们学院的分数吗?都快扣成负数了。

4.

魁地奇是霍格沃茨每学期都具备的比赛项目,而且今年的格兰芬多又一次对上了斯莱特林。比赛前夕,鹤丸国永是最跃跃欲试的那个,他们的扫把换上了最新的光轮2030,而且去年格兰芬多输给了斯莱特林,作为找球手,鹤丸国永发誓今年一定要掰回来一局。

比赛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现在的比分是80:100,格兰芬多区于劣势。他们不像狡猾的斯莱特林,每一次进球都是光明正大的,然而对方已经相续弄伤了他们两个球员。其实鹤丸国永也想过要不要捉几只虫子来吓唬吓唬他们,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对手不是他们宿舍的小贞,相对而言不大管用。

他眯起眼镜环顾四周,比起如何干掉对面的斯莱特林,他的队友们更需要他的surprise。

洛暮坐在观众席上,眼前飞来飞去红红绿绿的身影恍得她眼睛疼。她低下头,双手捂住脸:哦,她真的不理解那些格兰芬多,为什么要拘泥于那些可有可无的规则,能赢不就行了吗?

当她在抬起头时,那个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已经飞到她面前。

“……想干嘛?”

“一个小惊喜。”鹤丸国永笑着伸出手,插进女孩墨色的长发里。阳光正好,在鹤丸国永雪白而柔软的头发上打下了稀碎的光斑。洛暮微微一愣,想要打掉他的手骤然停在了半空中,她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称得上呆滞的表情还有微微泛红的耳根。

洛暮嘴角一抽,她感到几百道目光齐齐扫向自己。As long as calm, is also the past tomorrow.她生吸一口气,忍下破口大骂的冲动。然后对鹤丸国永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你这是要把金色飞贼让给我们的找球手吗?感谢你的好意啊,你们会像去年一样……”

“当然不会,今年的胜利属于格兰芬多。”鹤丸国永出声打断了她,少年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他缓缓张开手,他的手心里静静躺着一枚长着翅膀的小球——是金色飞贼。

5.

“你怎么抓到的?我是说,金色飞贼。”

“诶?你没注意到吗?它被你头发缠住了。”

“……所以你说的小惊喜指的就是这个吗?”

“对啊,不然呢?”

“……去死吧,鹤丸国永。”

6.

鹤丸国永的伊达不见了,从晚饭后到现在,一点踪影都没有。

伊达是一只猫头鹰,白色的羽,喙部是罕见的鲜红色,缩在一起圆滚滚的一团,就因为这个,鹤丸国永一度想把它叫做鹤球,但很快就被室友以违和感太强为由改掉了。伊达每天晚饭后都会准时飞回格兰芬多的宿舍,它喜欢在窗台上叽叽喳喳的叫,欢脱的和他的主人如出一辙。

可是现在,鹤丸国永连一点鸟影都没见到。钟声已经敲响了十二下,沉闷的钟声响彻了校园,激起空气中的阵阵寒流。

伊达不会被狼人给吃了吧?鹤丸国永终于坐不住了,他随手塞了几件东西到斗篷了,和室友招呼一声,轻车熟路的摸出宿舍。

级长都是有夜间巡逻的权利的,鹤丸国永大摇大摆的走在长廊上,魔杖发出点点的星光。

“嘿,伊达你在哪儿?”

他晃着魔杖,发现他正处在通往自习室的走廊上。不过伊达更可能在厨房里,或者聚会餐厅,他记得今天厨房里有伊达最爱吃的苹果派。

“好吧伊达,希望你不要在厨房被我抓到,为了食物抛弃主人真是太过分了。”

“我想它要让你失望了。”

一个凉飕飕的声音从他身后冒出来,鹤丸国永一个激灵跳起来:“斯莱特林也有夜间散步的习惯吗?!”

“我是级长,我当然有夜间散步的权利。”洛暮脸色难看的从黑暗中走出来,她手上拽着一只白色的猫头鹰,脑袋上沾满了面包屑。

“接着。”

伊达就像将渴死的人见到水源一样,忙不列跌的撞进鹤丸国永的怀里,鹤丸国永连忙抱住它。白滚滚的一团球抖啊抖啊,鹤丸国永都要怀疑它是恶作剧想把面包屑全都他身上了。

“喵~”

洛暮的肩膀上发出一声软绵绵的猫叫,一只黑猫从连衣帽里钻了出来,它眯起金色的眼睛,亲昵的蹭了蹭洛暮的脸颊。

哎呀,怀里的小家伙好像抖得更厉害了。

鹤丸国永看了看洛暮,又看了看那只猫,他把伊达抱得更紧了,神色严肃的就像护崽的老母鸡:“嘿,洛暮,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为了伊达和伊丽莎白的生命安全。”

洛暮冷笑一声,赤色的瞳孔里暴露出人性化的不屑——和伊丽莎白一模一样的表情:“生命安全?我的猫怎么会和你的傻鸟一样?是它自己溜进斯莱特林宿舍偷吃苹果派好吧?我好心把它带回来你还怪我咯?”

“不,伊达很聪明,它不会到处乱跑,而且我也不会相信它会为了苹果派放弃它的铲屎官。”

“可是这是事实,你看看它身上的面包屑。”

“……”

“……”

洛暮有些僵硬的转过身,他们的黑魔法教授,号称全校最恐怖的男人,正眯着一双令人毛孔悚然的绿眼睛,好整以暇的望着他们。

“继续啊,怎么不说话了?”

“……”

周围的气温骤降到零下,洛暮下意识的往鹤丸国永那里靠了靠,抬头却看见这个格兰芬多正朝着自己飞快地眨了眨右眼。

All right.洛暮朝鹤丸国永比了个嘴型,即使万般不愿意,但她现在和鹤丸国永站在统一战线上,只能与他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狼狈为奸,她可不想被这个一个眼神都能杀死人的黑魔法教授拴在这里。

“一条小蛇和一只小狮子。”弗兰德教授见一个两个的都不出声,便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记得霍格沃茨并没有做出要求学生夜间散步的决定。那么,斯莱特林扣十分,格兰芬多扣十分,有意见吗?”

“耶,等一下,我们可是级长……”

“哦?那么我请问级长阁下,你是不是忘了,最新的级长守则的第十三条,级长必须在午夜之前结束巡逻,”弗兰德从袖子里掏出魔杖,露出了一个另人胆寒的微笑,“也许你们根本没看,这样吧,去我的办公室,把级长守则和霍格沃茨校规抄两千遍,我会让艾兰斯帮我看着。”

“有意见吗?”

“当然。”鹤丸国永朝弗兰德戏谑的眨了眨眼睛,“谁甘愿被罚抄呢?何况两千遍。”

话音刚落,他掏出魔杖:“除你武器!”

“昏昏倒地!”

“哇哦,没想到你这么配合。”看着弗兰德双目紧闭的倒在地板上,周围的气温开始回升,原本的压抑一扫而空,鹤丸国永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其实有时候你也挺疯狂的。”

“然而是你先解除他武器的不是吗?”

7.

“我想我们在不走,就很有可能被学院开除了。”洛暮掏出一张塔罗牌晃了晃,“米勒娃·麦格就在附近。”

“好吧。”鹤丸国永收起他的麻瓜照相机,他已经前前后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把弗兰德教授拍了个遍,刚才还准备发个朋友圈来着。

他们掏出隐形衣钻了进去,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一只猫头鹰和一只猫共用一件隐身衣未免有些挤,为了不让脚露出来他们只好脸贴脸的向前走,鹤丸国永温热的呼吸扑在洛暮的脸上,细细的氧。

我到底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啊。

就在洛暮神游天外的时候,鹤丸国永发出了一声惊呼:“哇哦,你看那是谁?赫奇帕奇!连他们都这么不遵守校规吗?真是吓到我了。”

“是子霖,低了我们一届。”洛暮看到那个小姑娘,魔杖在她的手里发出了点点星光,只是她蓝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液体,好像下一秒就要决堤涌出来。

“可能是她的龙猫不见了,上次见到她也是这样。她还真勇敢,为什么她没进格兰芬多?”

“不是所有勇敢的人都能进格兰芬多,我们不一样。”鹤丸国永否决道,他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金色的眼睛好像装进了全世界所有的阳光,每当他弯起眼角,就有阳光从里面溢出来,光芒万丈。

洛暮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退进黑暗里,是了,我们不一样。蛇永远只能生活在永不见光的阴暗中,而不像狮子,能在太阳下,广袤的草原上,自由的驰骋。

8.

第二天,气急败坏的弗兰德大笔一挥,干脆利落的削掉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各五十分。

后来的期末,当斯莱特林以五十分之差输给格兰芬多,与学院杯失之交臂时,洛暮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她一点都不希望她的斯莱特林小可爱们知道她为那五十分做出了多么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点都不希望。

—END—

番外1>

评论(2)
热度(18)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