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ph|凹凸

🇬🇧朝耀🇨🇳他们真好我吹爆

懒癌晚期,不定期掉粮

雷爆岛国|安雷

英|雷左过激cp不逆不逆不逆



总之谢谢你的关注,比心

【鹤婶】在云端

迟来的情人节、新年贺文,感谢你们陪伴我度过了2017,2018也请多多指教。

以下

童话镇的蘑菇街开了一家叫本丸的甜品店,店主是个自称审神者的女孩儿,黑发红眼,个头不高,坐在板凳上都能把双脚荡来荡去的那种。

童话镇的天总是蓝的,上头悠悠飘几朵白云,住在隔壁红房子里的小姑娘悄悄告诉审神者,蓝天之上,有个由云朵搭成的城市,那里的人都穿着用云朵编成的衣服,衣服轻飘飘的,可以带着人像云一样飘呀飘。

云端上是什么样子的呢?小姑娘提着蓬蓬裙摆转出一朵又一朵花,她眉眼弯弯,像条小船,船里装着水,里面蹦跶着两颗亮晶晶的小星星。

可是下雨的时候,雨点儿打湿了他们的衣服,就不能像云一样飘呀飘了。

“叮——”烤箱响了,审神者戴上手套,拉开箱门,端出两块热气腾腾的面包。

然后呢?小姑娘问。

然后?当然就摔下来了咯。

审神者将装着烤面包的食品袋塞进小姑娘怀里,冲她调皮的眨眨眼睛。

谢谢,也许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吧。小姑娘歪头一笑,地上的水洼映出她脸上飞起的两抹红霞。她转身一脚踏进水洼里,溅起的小水珠映出天边的彩虹,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昨天刚下完一场雨,现在的天空比平时更蓝,云朵也变薄了,随时要化开似的。也只有这时候,阳光可以无压力的穿过云层的遮挡,直直的洒下来。

童话镇,比平时更像童话。

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呀。审神者端着一杯热牛奶目送着小姑娘抱着面包消失在拐角。

好像是什么时候,就有这么一朵云,摔在我这里。

……

甜品店里凭空出现了位不速之客,准确的说,他是从天上摔下来的,以一种比青蛙跳水还专业的姿势,优雅的,栽在审神者面前。

吓死我了,小贞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这是他好不容易把头从黏腻湿软的泥土中拔出来后,对审神者说的第一句话。

哎呀呀这里是哪里?陆地吗?

这是第二句。

不然呢?难道是天上?审神者好笑的凑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他,如果无视他沾满泥土的袖子和头上耷拉着的草根,这人应该可以说是长得很不错的了。白发白衣,连皮肤都白得透明,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是金色的,像罐子里装着的上好的蜂蜜,可以清晰的映出你的脸。

我就是天上来的呀,如假包换。白发的青年这么说着,向她挤挤眼,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真好看呀。审神者心里悠然的飘出这样一句话。

可是呢。

审神者的视线落到他身后被砸了个稀烂的吊兰,原来摆在窗台上的,那人栽下来时随手带上了。

行,天上的人。但是我那盆吊兰,你得赔。审神者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不管是蛋糕店面包店还是甜品店,只要是个店,都是建立在钱的前提下的。所以即使你长得再好看,即使你是天上来的,该赔的东西还是要赔的。她冷笑一声,心想如果这人真的是从天上来的话,他会怎么办呢?天上有钱这种东西吗?如果有,和我们地上的一样吗?对不起,这里只收童话镇专用的铜币。如果他根本没钱,那怎么办?绝对不能放他走的,那盆吊兰养了好久,都养出感情了。

果不其然,那人硬是愣了十几秒,然后打了个哈哈,一本正经的对审神者说,钱是什么东西?我没那玩意儿。

……

于是审神者就认识了鹤丸国永,她把他留了下来,当店里的帮工。

鹤丸国永是个闲不住的人,没事儿的时候他就到镇上到处晃悠,几天下来,童话镇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了。每条街开了什么店,每条巷子住几户人家,他都一清二楚,比住在这里几十年的老镇长还清楚。他说童话镇的西边有一片花海,然后下午从那里带回来一束雪白的满天星。

“你看看它们小小的多可爱,是不是很像天上的云?”

鹤丸国永很快又带回来了一个玻璃瓶,把满天星插在里面,放在窗台上,那盆吊兰原来放着的地方。

其实审神者很想告诉他,菜地里的棉花更像,蓬蓬的,软绵绵的,还能做成棉衣棉被,比只能当装饰的满天星有用得多。就好比鹤丸国永,几天下来啥都没干跟个摆设似的,还整天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搞得耳根子不清静。

什么时候把他给解雇了吧,眼不见为净嘛。她这么想。

但在很久很久以后,审神者偶然翻开关于花语小册子时,她就有一种把鹤丸国永从天下拽下来问问他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满天星花语的冲动。

童话镇雨季的雨,不激烈,却绵长,可以持续几个月。运气好的时候,在夜晚雨停了,天上的星斗一颗一颗显露出来,渐渐布满整个夜空,有可爱的小姑娘打着蕾丝小伞,在水洼里蹦跳转圈,星星和蕾丝,便交相辉映。

多么美妙的童话。审神者曾经这样感慨道。

在某个清朗的夜晚,鹤丸国永拉着审神者坐在甜品店的台阶上,指着远处的小小一点白说那里是云城,是他的家。

“那可不是星星,是用白云搭成的城市,惊讶吗?”

“我们的衣服都是用云朵做的,所以轻飘飘的,可以带我们像云一样飘呀飘。可是现在是雨季,衣服湿了,就飞不起来了。”

“然后呢,就掉下来了吗?”审神者觉得好笑,那为什么当时掉下来的只有鹤丸国永一个呢。

“在雨季来临之前我们通常提前回到云城的。那里的白云都比较特殊,掉不下来。”

“我只是个意外啦,当时和小贞玩过火了,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来啦。”

“等雨季过后,就可以回去了。”

鹤丸国永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像初见时那样朝审神者咧嘴一笑,弯成月牙状的眼睛比头顶上的月亮还清澈。

云城,那个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住在那里的人是不是和鹤丸国永一样,有一双这么美妙的眼睛呢?好像就是把全世界的阳光装入其中的眼睛。

审神者突然觉得留下鹤丸国永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在黑夜降临之际,有一个人会陪她坐在台阶上看着镇上燃起的一点又一点灯火。

在星明的夜晚,他们坐在台阶上仰望星空,辨认星座,细述曾经。

在阴冷的雨夜,他们就打一盏小灯蜷缩在店里讲鬼故事。

鹤丸国永的故事永远生动奇妙,他讲的故事比镇上见识多广的老树精还要有趣,老树精只会勇者斗魔王勇者最后打败了魔王;鹤丸国永的结局永远意想不到,比如勇者在战斗中死去了世界被魔王占领了,或者勇者发现魔王其实是个美丽的公主,于是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虽然这很扯淡。

他也喜欢恶作剧,故事关键时刻怪叫一声跳起来,看着审神者逐渐苍白的脸哈哈大笑,然后幸灾乐祸得摸着她的头,说一些人生需要惊吓之类的话。

但是这样的夜晚,也只停留在童话镇的雨季时,雨季一过,便一去不复返。

鹤丸国永站在甜品店外的空地上向审神者挥手道别,不像初见时那么狼狈,那时他白衣胜雪,像天空中悠悠飘着的白云,头顶一方雨后初晴的蓝天,干净湛蓝。

“云城白云制造机专用的调料,放在柜台上,烤面包的时候记得放一点,会有惊喜哦。”鹤丸国永朝审神者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这抵得上你的吊兰了吧。”

其实那一束满天星就已经抵上了。审神者心里这么说着,回以微笑。

他站在远处,背对着审神者挥挥手,越走越远,丝毫没有离别的悲伤。

审神者也没有。

因为鹤丸国永告诉她,通向云城的路,是代表幸福的三色彩虹,雨后彩虹出现在天边,朝彩虹的方向跑,直到彩虹与地交接的地方就是了。

其实我也想去云城看看,那里的人是不是都有一双包涵了阳光的金色眼睛。

……

“嘿,想什么呢。”拐角红房子里的小姑娘探进窗台里瞧着她,“发什么呆呢,我看了你好久了。”

“没什么。”审神者的手无意识的拨弄了一下窗台的满天星,“面包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极了,就像白云一样软。”小姑娘登上自行车,小脸红扑扑的,很开心,“我妈妈很喜欢。”

它们就是用白云做的呀。

审神者笑眯眯的目送自行车渐行渐远,她的心情格外好。

远处天边的彩虹,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可是这时屋檐下的水珠,却有映出了红橙黄三种颜色。

—END—

评论(3)
热度(25)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