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ph|凹凸

🇬🇧朝耀🇨🇳他们真好我吹爆

懒癌晚期,不定期掉粮

雷爆岛国|安雷

英|雷左过激cp不逆不逆不逆



总之谢谢你的关注,比心

【刀乱末日企划-鹤丸国永/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线】08

艾特企划主页/设定走→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鹤x婶,婶有名
☆与一期婶联动 @gardenia ,为她打call!
☆本章开始和光忠婶儿浪,嗨起来啊!(几行字是我的错
 @朦朧夜色

以下

“大妈!手别抖啊!”

“哗啦”,流水线后的大妈好像要和她作对一样,顺势手一抖,勺子里的排骨一个不留的被抖进了锅里。

“……”

洛暮一脸悲愤的端着两人份的排骨汤坐下来,碗里,油腻腻的汤汁上飘着几片半生不熟的白菜,和小吃店里白米饭附带的白开水撒葱花一个德行。

坐在对面的鹤丸国永翘着二郎腿,幸灾乐祸的笑。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学了东北腔,翘起兰花指,贱贱的说:

“俺叫你不要试你偏要,你这星期有吃过一块完整的肉吗?”

“……”

洛暮白眼也懒得翻了,要不是无路可逃她也不想来这个闷骚的安全点啊!

好的,让我们把时间倒带到一个月前。

她和鹤丸国永冲出突围一路狂奔,最后不清不楚的上了辆载货的大卡车,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嗖’的一下飞到了B市中心。

于是她在这鬼地方浑浑噩噩的待了一个多月。

洛暮随手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桌子,抬起来一看,全是污渍。

这桌子到底多久没擦了!

这气憋得一定能让她多吃三个包子!

洛暮赌气似的坐下来,用筷子敲得桌子嗒嗒响。

安全点的食堂简直了。

这个用铁皮临时搭建的两层楼高的房子,用毛笔在红纸上写两个大大的“食堂”贴在门上,就变成了他们这些难民吃饭的地方。

有些人还煞有介事的写了两幅对联贴在门上。

左边写着“人是铁”。右边写着“饭是钢”。用毛笔写出的字歪歪扭扭,就像刚学会写字的孩子迫不及待的把作品拿出来炫耀一样。

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地方。

“别生气呀,这还不算惊吓呢。”坐在对面的鹤丸国永托着腮看着他的审神者,好看的金眸里满是笑意,“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遇到溯行军才有力气逃跑,你看你这身板,还不够溯行军塞牙缝呢。”

洛暮鼓起腮帮子,活像受了气的河豚。

“我昨天和南天溜进厨房里看过了,都是地沟油!吃多了会死人哒!”

桌子被她敲的更大声了,她一边抱怨着一边扭头打量。

一抹水蓝色不偏不倚的落进了她的眼里。

斜对面的角落里,优雅的青年端坐在那里,伸出修长的手小心翼翼的插着黑发少女嘴边的甜辣酱。

蜜色的眼底是溺死人的温柔和笑意。

“……”

整个食堂都是电灯泡,至少是三千瓦的。洛暮和鹤丸国永难得心有灵犀的想到了一起。

于是在此起彼伏的刺溜声中,洛暮乐颠颠的拽着祢南天,像一阵风似的跑了,身后跟着鹤丸国永和笑容僵硬的一期一振。

他们身后,小小的一只野猫,叼着吃了半条的小鱼干,喵喵喵的叫了几声,看着几个人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走了。

能把地沟油吃出味道来也是一种实力,而要破坏这种气氛,还是需要勇气。

“大概就是这里,那个运我们过来的卡车上装的全是吃的!现在市场不流通,与其放在那里过期不如干脆点给我们全部干掉。”他们在一处矮墙下停下来,洛暮手舞足蹈的笔画着,赤色的眸子里的小星星就像要蹦出来一样。

“司机大叔肯定不会介意的。”

那个命大的司机大叔,简直就是福神,一个多月前他载着他们到通往B市的大桥,结果在溯行军的攻击下不慎摔下桥去。没想到啊,这个好运的家伙不多不少刚刚好的摔在了一艘快艇上……在见到他们时,他已经干上了运输的勾当,穿着花衬衫戴着草帽,脖子上还挂了条拇指粗的金链子,好像要去夏威夷度假似的,活着那叫一个好。

“你确定?”南天踮起脚向外望了望,一车货物,不要了?

“肯定的,他刚到安全点的时候,跑得比箭还快,一车东西看都不看一眼。前些天我问过他了,他说要就要吧,反正卖不出去。”

“也行,你们过去,我和一期在这里,小心巡逻的人。”

“待会儿东西搬过来了,麻烦藏一下。”洛暮环顾四周,一片人工湖,岸边有两棵高高的梧桐树对望,野草也长得茂盛,东西搬过来好藏着,安全点的人来了也好找借口,就说出来散步啊看看花花草草什么的。

“我先过去看看。”鹤丸国永走过来,纵身一跃,像一张白纸似的,轻飘飘的落地,没有一点声音。

“就是这里了。咦,车门没锁。”

还真是省事儿啊,连撬锁都不用了,铁丝都白带了。

“我过去了啊。”洛暮拍拍南天的肩膀,“接下来的就靠你了。”

说罢,唰的一声翻了过去,灵活的像只猴子。

“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要搬张板凳呢。”鹤丸国永站在一旁用力鼓掌,眼底全是戏谑的笑。

“我家门前有棵梧桐树。”洛暮不和他吵,而是指了指墙对面的那两棵高高梧桐,“和那两棵一样,枝繁叶茂的。以前邻家孩子的风筝羽毛球卡在上面,都是我去取的。”

当年木子阿姨卡在树上羽毛球还是她取下来的呢。

可惜那条窄窄的小巷,灰黑的墙壁,被雨水洗刷的光亮的青石板,那棵梧桐,一巷子的人,只能留在老旧的时光里,永远在梦中相遇了。

“走啦快进去,巡逻队来了就麻烦啦。”

也不知道鹤丸国永有没有看出她的惆怅,笑嘻嘻的把她推进车箱里。

“一二三四五……十十十十十箱泡面!”洛暮顿时疯了,什么小巷什么梧桐树全抛脑后,手舞足蹈的冲出去,“南天南天南天我们发财啦十箱泡面哪!!”

“我已经备好莲子汤了!”对面的祢南天和一期一振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不过以后不用吃安全点的饭,这还是值得高兴的。

“不要急,一箱一箱搬,我刚才好像看到巡逻队的人了。”

南天左看右看压低声音对墙上的人说。

“我也看到了,”接话的是一期一振,他伸手指了指墙外不远处的小山包,“应该是溯行军。”

“哈?”洛暮的声音瞬间拔了八调,不肯能啊,她刚看过黄历的啊,这绝对是黄道吉日不会错啊!

“的确是。”鹤丸国永也探了探头,秃秃的山包上的确有,黑黑的一团,数量还挺多。

既然都这样了,洛暮眼珠一转,决定还是先保住泡面:“我和鹤丸国永先把它们引开吧,你们快走,十箱泡面哪。”

“也行,你们小心。”南天点点头,秀气的眉毛深深的锁在一起。

“会的。”

鹤丸国永拽起洛暮撒腿就跑,狂风呼呼在耳边吹过,打在脸上生疼。

安全点外面很空旷,一个人也没有,他们两个人,就是活生生的靶子。

和从前一样,溯行军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黑漆漆的乌云笼罩天空,随时都要掉下来似的。

“上哪儿?”

“你猜猜。”鹤丸国永像是看出了她眉宇间的忧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还是那样笑嘻嘻,漫不经心的好像没事人一样。

好吧,应该没问题,应该吧?

“我的妈我们要去哪里?!”洛暮觉得自己想多了,绝对不是没问题而是很有问题啊!她和鹤丸国永在这几条破巷子里拐了半天了,没见个头,倒是后面的溯行军,越来越多,多得好像要把天给盖住了。

鹤丸国永也不回头,拉着她直直向前冲,雪白的衣服在黑暗中特别耀眼。

“光坊!”眼看就要到巷子的尽头,久久沉默的鹤丸国永突然出了声。

“啥?什么光什么坊?光明纺织业?”洛暮懵了,脱口而出,光明纺织业,路上看到的,挺有名的样子。

“是烛台切光忠哦。”

回答她的不是鹤丸国永,而是另一个很好听很好听的声音。

她抬头,正对上一只金色的眼睛,和鹤丸国永的不同,是深沉的金色。

—tbc—

番外2>

评论(8)
热度(36)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