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aph|凹凸

🇬🇧朝耀🇨🇳他们真好我吹爆

懒癌晚期,不定期掉粮

雷爆岛国|安雷

英|雷左过激cp不逆不逆不逆



总之谢谢你的关注,比心

【刀乱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07

艾特企划主页/设定走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鹤x婶,婶有名
☆瞎扯淡

以下

“奶奶,我要听故事!就昨天那个天帝大战凹凸曼的!”

“我要吃薄荷糖!”

“那个小木偶好可爱啊!可以给我吗?”

……

洛暮倚在门边,一边吃着油条,一边晒太阳,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不偏不移的洒在她身上,暖洋洋的。

那间包子铺,不仅卖的包子好吃,油条也很不错哇!

离她不远处的小木桌旁,老奶奶被一群五六岁的孩子围在中间,孩子们蹦蹦跳跳,个个精神得很;他们叽叽喳喳得说个不停,老人笑着附和,时不时伸出手摸摸这个的头摸摸那个的脸。

老奶奶开了家小小的杂货店,牙刷、木梳、茶叶、饼干……应有尽有。老奶奶亲和,笑起来脸上红扑扑的,像朵大红花。巷子里的孩子都喜欢往她店里蹿,一大早的,偷偷从家里溜出来,吃她做的小零食,听她讲各种各样的故事。末了,在爹妈发现之前,抓一大把薄荷糖,像风一样的跑回家。

老奶奶和她的店一样小小的,说起话来暖绵绵,挺好听。一周前,就是她收留了洛暮和鹤丸国永。记得第二天早晨,洛暮歪着头问她,如果说你收留的人身上只有九块九,你会不会把他赶出去?老奶奶摆摆手,说不收钱的,你们好好住这吧,然后笑了笑说我以前也有两个孩子,像你们一样活蹦乱跳的。

那时阳光也像这样暖洋洋的,老奶奶像陷入了一场很美好很美好的回忆里,红红的脸颊比任何时候都像一朵大红花。

洛暮的目光不停的在对面的木桌旁扫来扫去,也不知道老奶奶讲了怎样一个有趣的故事,身旁的孩子们个个笑得前仆后仰,看,站在架子旁的那个都笑出了眼泪。

她想到十多年前,她也是这幅德行。每天吵着闹着于奶奶给她讲孙悟空拯救世界;死缠烂打的让木子阿姨给她做桂花糕;仗着外公抓不住她,大街小巷的跑,像风儿一样。

当然啦,这只是十年前。

洛暮眨了眨眼睛,酸酸的。她赶紧背过身去,用手用力的擦了擦,拿起靠在角落的竹扫把。

“我扫地去了!”

“好,你去。快过年啦,院子也该扫一扫了,麻烦你了。”

来到这个小镇七天,她每天清晨都要帮老奶奶打理一下家务,看一看店铺。她做得磕磕绊绊勉勉强强,老奶奶却始终坐在一旁,笑眯眯的,说已经很不错了,擦出来的桌子都能反光啦。

鹤丸国永照例没影儿,他喜欢满大街的乱逛,回来告诉她谁谁谁又吵着和老公离婚了,哪家的孩子有哭着闹着不去补习班被打屁股了……

都是平常的生活,平常的人和事。

可是,今天是个例外。

不知从何时起,原本热热闹闹的街道变得空无一人,赶集的人没了,推销的人没了,就连那家每天都是最早开门的包子铺,卷式的铁门也紧紧得闭着,冷风嗖嗖得吹,吹得铁门砰砰响。

死气太重。

鹤丸国永装作不经意的往右后方一撇,金色的眸子里,暗藏锋芒。

哟,它们的效率还真高,这么快就杀到这里了。要不要先干一架呢?算了,去找审婶者吧,先回去喝口茶。

白色的青年这样想着,吹了个口哨,踏着风,衣块飘飞,绝尘而去。

他身后的巷子里,是无数双饿狼一般的眼睛……

“不许动!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黑发赤瞳的少女如临大敌,她拿着早已裂成两半的扫把,直直的指着一只黑漆漆……蟑螂,就屁点儿大。

指甲盖大小的蟑螂无辜的晃动着长长的触角,不管它往哪里爬,左还是右,前还是后,下一秒总会被扫把扇回原地。

“你倒是过来帮忙啊,别傻站着啊!哦哦哦,我的妈它飞起来了!”

洛暮抱着扫把跳得远远的,指指鹤丸国永,又指指蟑螂 ,脸上的表情跟死了的一样。

鹤丸国永强忍住笑,装作一本严肃的样子,说:“溯行军来了,大概有百来体吧。”

“啥?!真的假的?!”

“真的,如假包换。”

洛暮下巴掉的厉害,耳畔自动响起了防空警报,溯行军啊!百来头啊!不是蟑螂啊!即使再过几天就过年了,老天你也没必要拿这么大的礼物来砸我啊,我承受不起!

洛暮想起了那个血与绝望交织夜晚,于奶奶从楼上摔下来,嘴里一张一合,说活下去。

她把那半截扫把一扔,蟑螂也不顾了,一脚踹开小院的门,院子与杂货店,是连着的。

店里空荡荡的,地上还有来不及打扫的糖纸,滴答滴答,殷红的血从木桌上流下来。

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大家……明明刚才都好好的……

洛暮捂住嘴,心就像开了马达,跳得飞快。

“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鹤丸国永站在她身后,眉毛紧紧的锁在了一起,溯行军来得太突然,他就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的,真是失策。

突然,他低喝一声:“小心!”随及将洛暮往身后一拽。

“砰”

一条深深的刀痕,留在了她刚才的位置上。

外面,黑压压的一片,还有阴森森的如恶狼般的眼睛。

洛暮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鹤丸国永刀剑出鞘,横扫过一排溯行军。

“快走。”

鹤丸国永一刀砍断院子里的篱笆,拉起自家审神者就往外面狂奔。

可是溯行军的速度太快太快,数量太多太多,没跑出多远,前面又杀出来一批,大太刀,太刀,打刀,短刀……

“那是什么?”

她看到对面新来的一批里,有好多拿着长长的……棍子。

“是枪啊。”

话音刚落,身后的那堆里就窜出了七八体短刀。鹤丸国永把审神者往后一推,用常人看不见的速度,抽出刀。

“太慢了!”

八体溯行军齐齐喷出黑血,鹤丸国永退后一步,衣服纤尘不染,不沾一点血色。

“啊!”

伴随着身后的一声惊呼,鹤丸国永手中那把泛着冷光的刀身上,映出了他的审神者,和直直刺向她脖子的,长枪。

来不及了,真的。

洛暮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上,不是她不想跑啊!可是她的脚就像灌了铅,一阵一阵的刺痛从脚跟子由下至上的传上来。

可恶啊,刚才不小心又把脚给扭了啊!but为什么每次遇到溯行军都要扭一次啊?老天你存心整我啊?

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她看到鹤丸国永还被一群溯行军围着,她看到尖锐的刀锋上映出了她的脸。很惊讶呀,她竟然面无表情。

看来我不会死的太难看。

我那短暂的一生,就要结束了。

……

世界仿佛静止了,没有鲜血飞溅的声音,一丁点儿都没有。

她睁开眼睛,想判断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都不是。

就像初见时那样,鹤丸国永侧身挡在她前面。只是,横在她身前的手臂,被刀锋深深的扎了进去。鲜血染红了大半边袖子,骇人得很。

鹤丸国永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鹤……”她张了张嘴,费了好大劲才憋出一个字,可是摸摸脸颊,湿湿的,是眼泪不争气的哗啦哗啦掉。

“哎呀哎呀,你别哭呀,我还没死呢。”鹤丸国永回过头来,眉目轻笑,“我死了才是大大的惊吓呢。”

他另一只手紧握的太刀,彻彻底底的贯穿了敌人的身体。

“嗯,全须全尾,零件齐全。”鹤丸国永抽回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遍,露出了颇为满意的笑。

即使这家伙不正经到人神共愤,即使这家伙一句话让她瞬间出戏,即使他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她一句骂人的话都吐不出来。

“好啦好啦,我带你出去。”鹤丸国永用袖子把伤口缠了一圈又一圈,占时止住了血,他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像是在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

他把她往怀里一带,纵身一跃,轻飘飘的像飞起来一样,稳稳的落在二楼的天台上。

“你你你……你会飞吗?”洛暮紧紧拽着鹤丸国永的衣服,吓得舌头打结。

“不会飞就不是鹤了。”白色的付丧神狡猾的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眸子里映出了她的影子,很好看。

洛暮环顾四周,天地之间,全死黑色的。唯有他,白衣胜雪,即使红了大半边袖子,但还是这里,最鲜活的颜色。

—tbc—
【妈耶算算时间我终于到第二时间线了第二时间线了第二时间线了!非常开心真的!】

08>

评论(6)
热度(32)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