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刀乱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04

艾特企划主页/设定走→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鹤x婶,婶有名
☆辣鸡文笔日常崩人设
☆这一章开始和一期婶联文,她超棒!她超好!(然鹅你好像又崩了)
艾特一期婶→@gardenia 

以下

没有光,只有永恒的黑暗。

被乌云遮住的天,衬得她面前一排排熊熊燃烧的火更加明亮。不远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干嚎声,阵阵尖锐,刺得她耳膜生疼。

火焰是冥蓝色的,没有温度,却真真实实的在燃烧。水和各种消防系统对它毫不起作用,它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吞没整个巷子,势不可挡。

这一定冥府的火吧,跳跃的火焰无时无刻的在向人们发出死亡的号召。

“到底发生了什么?”洛暮紧拽着鹤丸国永的袖子,身体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而颤抖着。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就在两分钟前,她关上门的下一个转身,那不知名的火焰不住何时已经席卷了大半个巷子。

“是溯行军。”鹤丸国永金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锐利的的杀气,“大概有二十体。”

“二十体?!”

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实这时候她应该毫不犹豫的说“我们快逃吧”之类的话,但是刚才从隔壁窗口飞出来的那个人让她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她视力1.0,不可能看错,那个带着满身血块飞下来的人就是昨天给他们送东西的于奶奶...

于奶奶落地的一刹那,她转过来嘴巴一张一合想在说些什么,但周围潜藏的溯行军迅速扑了上去,像一群猎豹对待一只弱小的羔羊,撕咬声,磨刀声,以及骨头碎裂的声音...

顷刻间,尸骨无存。

洛暮狠狠的把头扭过去。这太残暴了!根本来不及去救!为什么要伤害这些手无寸铁的人?

杀光所有人...尸骨无存...我该怎么办?

即使她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已经她出发前做出了无数种设想,但看到和自己朝夕相处十多年的邻居被溯行军......

牙齿被磨得咯咯响,她拽紧了自己的拳头。

鹤丸国永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歪过头来冲她笑了笑,说:“如果你想去的话,我一定会和你一起行动。但是,在你做出决定之前,请不要太感情用事了。”

是了,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还谈得上救人?

“嘟嘟嘟——”

不远处传来的喇叭声将她从思绪中抽回。她一咬牙,决定还是先走吧。在这里鹤丸国永就是唯一的希望,如果他受伤了,失去了唯一的战斗力,那么这里人的死,都算什么?

她回想起刚才于奶奶的嘴型,一张一合......

“活下去...”

她心中默念了一遍这句话,转身和鹤丸国永一路狂奔,带着不甘,以及,属于很多很多人的希望...

淡淡的光穿透乌云,洒落在这一夜之间变换了模样的城市上,天已经开始亮了。



“开车开车快开车!”

“时间还没到,不能开。”大巴车的司机是个小个子的中年男人,他叼着一只烟靠在座位上吞云吐雾,眯着眼睛要睡不睡的样子。

司机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又说:“以后别从后门上来,前门才是上车......诶诶诶,你干嘛?别乱踩油门啊!”

司机大叔如梦初醒,屁股上装弹簧似的从位子弹起来,慌慌张张的调整着方向盘。

“我看你迷迷瞪瞪的样子才帮你嘛。”洛暮抱紧扶手,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看多快啊,一下子就’biu’出去了。”

“在’biu‘一下我们的命就没了!”司机大叔好不容易稳住方向,转过头怒喝道:“会出事的!”

鹤丸国永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又指了指后视镜,说:“你在不开快点可能真会出事。”

大叔一边小声嘟嚷着这两人的火气怎么都这么旺啊一边膘了一眼后视镜。

这不瞟不要紧啊一膘吓死人了哦,后面那手上拿着刀身上冒着黑气对他的车紧追不舍的东西是什么啊?

大叔烟也不顾了,又狂踩了十几下油门,车速迅速从70飚到140码,硬生生的把大巴开成了越野。

“这下真‘biu’出去了。”鹤丸和洛暮对视一眼,走到离他们比较近的位子坐下。

他的平衡力真的好,脚不抖,身子不摇,就像走在平路上一样。洛暮躺在位子上这样想着。

凌晨的大巴车上,一般没什么人,加上司机,车上总共也就三个人。

一排四个位子,鹤丸国永占一个,洛暮占三个,剩下的半只脚就架在扶手上,跟着车子一摇一晃的。

“那啥,我睡会儿。”她打了个哈欠,一个晚未眠,她的上下眼皮几乎要黏在一起,疲倦如潮水般泳来,将她的意识渐渐吞没。

“无聊的话就玩手机,顺便帮我看下新闻。”洛暮从背包里掏出手机丢给鹤丸国永,翻个身便沉沉睡去。

大巴车很快飞出了城市,路过郊外的一个小池塘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软绵绵地在湖面上打出一个又一个圈儿。

“辛苦了。”白衣的付丧神轻轻的说。



“救命啊!救命!”

她抬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火海里。

火焰还是还是蓝紫色的,只是每一簇火焰都足足有数丈高,哭嚎声变得若有若无,令人听得毛骨悚然。
这是梦吧。

她站起来朝火焰深处走去,火海里的哭啼声变得跟加清晰,声音是从四面八方涌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而且,都是她熟悉的声音。

那个哭泣女声,是对面开裁缝店的木子阿姨的;那个哀嚎求救的男声,属于曾经爸爸一起工作的李叔叔;那个少年的声音,而是来自前几天才搬过来的小男孩,记得他来时特地每家每户的敲门问候,又每家每户送上家里坐的桂花年糕,白白胖胖很招人喜爱......

可是呢,他们都死了吧?

都死了。

明明是在梦里,洛暮却紧紧的捂住心口, 仿佛有一根针,深深的扎进她的心里。 

太闷了,闷得她喘不过起来

我就不应该让鹤丸国永玩手机,待会儿我被闷死了怎么办?

她慢慢直起身,继续向前走。

她要快点结束这个梦!她要快点醒来!

“洛暮。”

“外公?!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身体一颤,险些栽下去。

她的外公的笑容和平常一样,带一点严肃,带一点慈祥;只是他的视线越过她,好像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如果没有我的话洛暮会照顾好自己吗?”外公的喃喃自语飘到她耳中。

五雷轰顶。

“外公你怎么了?!”

外公没理会她的话,转过身蹒跚的朝火海深处走去。

“外公你要去哪?”她迈开双腿朝外公方向飞奔,但连袖子都抓不到。外公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前面的白光也越来越强烈,吞没了外公,也要把她吞没了。

梦该醒了。



窗外,小雨下得轻柔,打在车窗上斜斜的划出了一道水痕。

鹤丸国永随意摆弄着手上银色的方块,这个审神者称之为“手机”的东西。话说这个“手机”好神奇哦,里面竟然还装了这么多小方块,有“导航”,有“新闻”,每个小方块的名字都不同。只是,每次点进去都会显示“网络不可用请刷新重试”。

于是鹤丸国永在“刷新重试”中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审神者醒来,说可能是wifi断了。

奇了怪了,a市网络是全区覆盖的啊。

洛暮翻了个身,这个临时的床让她十分的难受,她索性坐起来,靠在那里闭目养神。

记得他们刚搬到那条巷子的时候,她才四五岁,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后来外婆失踪了,爸爸妈妈也坐上北上的列车去了d市,隔壁的于奶奶对待亲孩子那样照顾她,还有木子阿姨,经常给自己做衣服的......

但是。

巷子,老屋,邻居,也许还有外公,都不在了。

想想还真有一种隔世的感觉哈。

洛暮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问鹤丸国永:“如果外公不在了,那我应该怎么做?”

“如果在这样的末世。”鹤丸国永望着她一本正经的脸,竟然笑了,“你应该好好活下去,带着外公的那一份。”

带着外公的那一份。

“咔。”

正在a市和b市边郊的大桥上行驶大巴车,底下发出扑哧哧的怪声,紧接着剧烈的颠簸起来,然后......发出一声悲鸣,不动了。

“可能是车胎漏气了,我去看看。”司机大叔点了根烟,一边说一边走下去。

半响,车后传来一阵闷声。

“该死,怎么连发动机也坏了!”

“连发动机都坏了?”

“我想应该是溯行军搞得鬼。”鹤丸国永提起手中的太刀跳下车,“它们来了。”

不远处的树林里,数十双发着绿光的眼睛看得洛暮心里发毛。

真是阴魂不散啊。

“快跑!”

跑来不急了,溯行军发疯的朝大巴车冲过来。

然后,一刀下去,硬生生把大巴车劈成两半。

“什么玩意儿...”司机大叔脚一滑,竟从桥上摔了下去。
“喂!”

洛暮想伸手去拉,无奈屈服于马上要碰到她鼻子的长刀。

我去这刀怎么这么长啊?是鹤丸国永那把的一倍不止?

“是大太刀。”鹤丸国永送了它一个突刺,转身拉洛暮开始狂奔,“但是动机慢。”

“那你跑什么,不解决掉吗?”

“前面有同僚。”

洛暮抬起头,大约在前方一百米的地方,同样一个被溯行军追着打的女孩子正朝自己这边跑过来。不同的是,她身后那个水蓝发的高挑青年,他正挥舞着手里的长刀,为她挡住不断进攻的溯行军。

“太刀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在她耳边低声说,“真是吓到我了,栗田口的刀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一期一振,一期一振,栗田口唯一一把太刀,和鹤丸国永一样是皇家御物。

她记得历史老师是这么说的。

哦,感谢上苍,终于遇到救兵了。洛暮这样想着。



与此同时,前方一百米外的一期一振,也弯下腰对他的主人轻轻说:“我们好像遇到帮手了,南天。”

评论(13)
热度(31)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