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03

艾特企划主页/设定链接→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婶有名字
☆依旧不擅长写文ooc我的锅

以下

        溯行军很快就会占领这座城市。

  这是鹤丸国永根据洛暮提供的情报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看吧,这个世界时好时坏。有时候它慈悲,让所以人过上好生活,科技发展迅速,医疗水平不断提高,社会在前进;而有时候,它却是残忍的,亲手把自己所创造的一切否定,爆发战争,自然灾害,接着一切重新开始,迎来新的纪元。

  很不幸的,洛暮发现自己正站在世界从慈悲过渡到残忍的中断,就是末世。

  这世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洛暮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思考着。鹤丸国永把刀靠在书桌前,自己盘腿坐在她身边,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天,丝毫没有末世的紧张感。

  “时间3点15分,a市c区天桥再次遇到恐怖袭击,目前已有17人死亡,9人受伤。”

  “之前a市b区受害者尸体离奇失踪,现在各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死亡人数正在增加...”

  “哟,它们的动作还真快,”鹤丸国永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遥控器一边对她比出两根手指:“这算是第二批了。”

  “它们要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吗?”她咬了咬指甲,关掉弹出来的新闻小窗口,在网页上输入“a至d市动车行程”几个字。

  “应该是。这也是溯行军的本性,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鹤丸国永的声音凉凉的,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所有人?

  包括她的亲人,朋友,老师,还有曾经插肩而过的人?

  她不能接受。虽然她早不安逸于现状,曾向往过乱世,想过像古人一样鲜衣怒马,策马奔腾;或是浪迹天涯,活得逍遥自在。

  但真的面对的时候,结局却不是她想要的。

  “这里还剩一张车票,4点的车。”洛暮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3点23分。

  她听见自己镇静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让外公先走吧,这里我只有他一个亲人。来得及吗?”

  回答她的不是鹤丸国永,而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洛暮啊,我放在桌子上的浓硫酸呢?还有还没开封的乙醚,上哪去了?”

  “啊?啊!我不知道啊,也许蒸发了呢!”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刚才刻意渲染好的正经严肃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门把手动了动,眼看外公就要推门而入,洛暮身体快于脑子的扑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硬生生的将门按了回去。

  “怎么办,审神者?”鹤丸国永一本正经的样子装得实在太过勉强。他悠哉悠哉的斜靠在榻榻米上,用一只手撑着脑袋,这架势,看来是准备看戏而不是逃跑了。

  安静点。洛暮转过身对鹤丸国永做了个夸张的嘴型,然后将门拉开一条缝。

  门外,就站着她那头顶冒青烟的外公。

  “是你倒掉的吧?”

  “是。”

  “为什么倒掉?”

  “怕你梦游时再把实验室给炸了。”

  她可以用良心来保证她说得都是实话。浓硫酸的危害有多大她多少还是知道的,而当时试管在没有任何支架的情况下就斜靠在托盘天平旁边,一不下心碰一下,后果可不堪设想。

  “啊外公我记得你今天要去d市的啊。”眼看外公的脸越来越黑,洛暮赶紧转移话题。

  “今天?不是后天吗?”

  很好很好,成功转移注意力,再接再厉!

  “是我看错了,今天早上四点的车,车站就在我们家这条巷子出去”她满脸推笑的走出来,将外公往楼下赶,“现在快三点半啦,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这车票你是怎么定的?这么早?”

  “要过年了嘛回家的人也多。”她随便含糊了两句,脚底抹油似得溜回房间。

  
  “啪”

  重重的关上门,洛暮拍了拍重新回到胸膛的小心脏,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

  “搞定了?”鹤丸国永背对着坐在电脑前,纯白的羽织松散的披在他肩上。

  “刚弹出来的,我就点开看了,”见她走过来,鹤丸国永解释道,“溯行军很快就会深入这座城市的内部,介时肯定会造成更多人伤亡。”

  “c区死亡人数新增到36人...加上a区和b区不是就有好几百人了吗?!”

  也不知道她的朋友们是否安好。

  “我们是五点的大巴车,去b市的。”她把挂在床头的背包取了下来,将手机充电宝什么的通通扔了进去,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备用药品,末了还不忘塞上几包康师傅的方便面。

  她注定无法阻止溯行军,鹤丸国永虽然是溯行军的克星,却不能以一敌百。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离开这里并放弃这里的一切。

  “啪啪啪”外面传来了扣门的声音。

  “洛暮啊,我先走了,我不在的这几天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记得不要老吃方便面,垃圾食品。”外公似乎不那么生气了,语气也比先前温和了许多。

  “哦,知道了。”她应了一声,低头把方便面拿了出来,但最后想了想,还是放了进去。

  “咔嚓”楼下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洛暮走到窗边,向楼下望了望。天还没亮,唯一的光线家门前的一盏夜灯。外公拖着行李箱,在黑暗中一步步缓缓的向前行,他的身影模糊,好像随时都要消失在这浓密的夜色中。

  鹤丸国永起身套起羽织,将太刀挂在腰间,问道:“先护送你外公到车站,对吧?”

  “是的。”洛暮将窗户关严实了,然后提起床上的背包,掂量了一下,不轻不重,还好。



  悄悄的关上家门,两人分别走在道路的两侧。外公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对身后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洛暮扶着墙向前挪动。因为有前车之鉴,即使头顶上传来风的呼啸声和树木摇曳的沙沙声都会让她的神经为之一紧。

  我的妈,这满满的恐怖片既视感啊......

  “嘿。”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她一个踉跄差点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你干嘛?谋杀啊?”她隐约可以看到鹤丸国永在黑暗中笑嘻嘻的望着她。

  玩的很开心嘛?所有的惊吓和恐惧仿佛在这一刻释放,如果是在游戏里的话,洛暮可以肯定的自己怒气值已经满max了。

  “不要那么紧张嘛。”鹤丸国永见自家审神者阴沉的脸,讪讪的笑了一下,快步走到她前面说,“我走在你前面就不怕了吧?你看你外公都走到拐角了,在不过去我就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了。”

  她瘪了瘪嘴,小跑跟在鹤丸国永身后。

  一路无话,当他们拐出来的时候正好车来了。清晨的乘客还挺多,车厢里已经坐满了人,还好外公坚持锻炼,没费多大力气就上了车,甚至还有保安帮他拿了行李箱。

  “他这样过去没事吧?”洛暮真大眼睛环顾四周,最后将视线集中在外公的那节车厢上,说不出的复杂心情盈满她的胸口。

  “没事,这附近没有溯行军的气息。”

  “是吗。”

  “轰隆隆...”悬浮列车启动了,她和鹤丸国永就站在角落里,静静的数着一节一节飞驰而过的车厢。

  哈,也许那老头永远不会知道吧?他那半吊子的外孙女在某年的圣诞节救了他的命。

  奋不顾身,冒着生命危险解救外公...看样子我是不是有希望评选最美少年呢?

         洛暮在一次的为自己的行为点了个赞。

  “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列车已渐行渐远,他们总不能在这里傻站着,鹤丸国永跟着洛暮走出车站,回到之前的巷子里。

  洛暮不转过来,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之前把东西落家里了,现在回去拿。”

  “哦,什么东西呢?”

  “塔罗牌。”

  
  推开门,洛暮快步走到书桌前,蹲下身去将藏桌底下的箱子拉了出来。

  她随手拿了张纸拂去上面的灰尘,直接打开箱子。

  鹤丸国永好奇的把头探了过来——

  感情这么大的箱子里就放了一套塔罗牌啊!

  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别用那种眼神我,我知道这样不环保。但这毕竟是外婆留下来的东西。”洛暮拿出上面印着六芒星的卡套,边套边数。

  “这是什么?”鹤丸国永抽出一张递给她。

  “the moon.月亮。”洛暮接过卡膘了一眼,想了想继续说:“你刚才拿的是逆位。意思是跳脱骗局,状况好转,幸免于难,以及等待时间解决问题。”

  幸免于难,真是幸免于难。想到刚才在回来巷子里遇到成群的溯行军,要不是鹤丸国永虽反应快,她真要断掉一直胳膊。虽然是过去,但她现在只能感叹塔罗牌的准了。

  “真是吓到我了,竟然还有这种玩法。”鹤丸国永拿着一张牌看得啧啧称奇,“这算是预知吗?”

  “占卜术的一种。”她从鹤丸国永手中接过最后一张牌后站起来,将它们放在背包的最底层。

  用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四点半了。

  她最后一次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没有在落下东西之后反锁了门。

  鹤丸国永就站在家门前等着她。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没有光,没有蓝天和白云。

  洛暮最后看了一眼她生活了十多年的老宅,内心默默的说了一声再见。
  

评论(10)
热度(27)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