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02

艾特企划主页/设定链接→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第一章的有些细节会影响后面内容已稍加修改
☆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我也不知道只好再发一遍了
☆依旧不擅长写文

☆第二章的重制版


以下

“洛暮,洛暮。”鹤丸国永将少女的名字念了两遍,随即笑着说道:“这是个很好的名字呢,主人。”

洛暮也笑了笑,俯身拍掉身上的尘土,在前前后后检查了一遍,还好,东西都在,就是擦破了点皮,也不会太脏。刚才小腿的疼痛应该是韧带拉伤,涂点药就好了。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我的。

不过......

等等,这人刚才叫我什么来着?主人?

“我有几个问题。”她腾的一下站起来,才发现鹤丸国永身形修长,而且比她还高出了一个头不止,站在这个角度,洛暮只能仰望着他。

“你说。”

她深吸一口气,抛出一连串问题:“你刚才说你是刀?审神者是指我吗?还有你叫我主人?”

“哈?”

鹤丸国永一脸你背错台词的表情让她有些慌,但衡量了一下轻重她还是决定继续说下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审神者应该是一百年前的某个...职业?现在早没有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不用担心我是否认错人。你若不是,我也不会感到波动来救你。”鹤丸国永耸耸肩,又说,“我这一百年似乎又错过了很多,溯行军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真是吓到我了。”

“溯行军是什么?”

“历史修正主义者,蓄意修改历史,是我们的宿敌,不过现在的好像又不是。”

“简单说就是刚才追杀我的那些黑漆漆的怪物吗?”

鹤丸国永点点头,说:“算是吧,而且它们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主人,我们需要发动奇袭吗?”

“不不不当然不需要!”她急了,奇袭?这绝对不行!老天我刚才死神的镰刀下逃出来你还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但现在去哪里呢?

想了想,她小心翼翼的探过头来问:“我们先回家怎么样?然后你能告诉我具体的一些情况吗?” 虽然家里有外公在,但这倒好办,到时候就说在街上碰到离家出走的同学,并向他伸出援助之手这样的。相信外公这么...正直的人肯定不会拒绝吧?

“行啊。”鹤丸国永示意她走出花坛,转过头又问“你的脚没问题吧?要不我扶你?”

“不用。”洛暮将右脚用力向后踹了两下,做了个拉伸运动,然后伸手指了指对面那条巷子:“直走,再拐两个弯,就到了。”


.
于是他们跑了很久很久,也不知道路过了多少盏路灯,都没跑到路的尽头。

“奇了怪了,这巷子根本不深啊?”洛暮停了下来问她前面的鹤丸国永。

“你也发现了吧,其实我们刚才一直在原地打转。”鹤丸国永也停了下来,右手摩擦着白金相间的刀柄,“应该是溯行军搞的鬼。”

是了,刚才一路走来,前面同样的漆黑,头顶上的灯光也是同样的昏昏暗暗,甚至连粘在墙壁上的蜘蛛网都没变过。

“嘎嘎嘎——”乌鸦从他们头顶飞过,死亡的气息离他们越来越近...

“嘶——”后颈突兀出现的一股炽热,好像在燃烧,灼热感直击她的心脏,洛暮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脖子。

“后颈很疼?”前面传来鹤丸国永的轻笑声。

“对,你怎么知道?”她几乎要瘫坐到地上。

“因为我也疼呗,” 站在路灯下,鹤丸国永笑得没心没肺,“你果然是我的主人,我们正在建立契约。”

“还要建立契约啊?”洛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第一次觉得自己反射弧有些长没办法一下子接受。

今年的圣诞节平安夜,可以说是个传奇。

风吹得头顶上唯一的路灯“咿呀咿呀”的摇啊摇啊,随时都要掉下来似的。疼痛一下子把身上的力气抽干了,她蹲在路边,抬头看到两三只蚊子绕着灯泡飞来飞去,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也在不停的晃啊晃啊,晃得她心烦意乱。

“你真的是刀变的吗?”洛暮膘了一眼站在她前面的鹤丸国永,有气无力的找了个话题问。

“是,我是刀,或者是这把太刀的付丧神,如假包换。”

鹤丸国永转过身,撩起散落在颈间的银发,一个用小篆写的字赫然出现在他白皙的右后颈上。

“这是啥?”她从小就养成了不懂就问的好习惯,丝毫不介意暴露自己文盲的本质。

“是洛暮的洛字。”

“哦。”洛暮点点头,姑且把疼痛忘在脑后,开始好奇的探过头来细看,一边看还一边感叹世界文化的博大精深。

这单看还真看不出是洛字诶!

正看得入神,一声巨响之下,周围的气流迅速加快,冰凉凉的风卷起地上的枯叶,一只硕大的怪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轰然的冒出来。

“小心!”鹤丸国永把洛暮拨到身后,抽出了腰间的太刀。

一道锐利的银光闪过,他单手执刀,稳稳的接下了朝他砍来的大刀。“滋——”两把刀身都擦出了亮闪闪的火花,鹤丸国永迅速向后退了一步,对于突然失去的平衡力,那只溯行军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 就是这时候,它露出了自己的弊端。“太慢了!” 鹤丸国永手起刀落,迅速把它削成两半。

全程不过十秒,动作行云流水,真是手起刀落,干脆利落。

后颈的疼痛已经消失,洛暮站起,看到刚从血泊中走出来的鹤丸国永。他随风而动的白色羽织,没有沾染上一丁点的血色。

“好厉害!”洛暮站在一旁发出由衷的赞叹,如果没有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真以为自己再拍cosplay大片啊!

鹤丸国永拿着刀的手轻轻向后一甩,黑红的血水脱离了银白的刀身,洒在地上,渐渐干枯了。

将刀收回刀鞘,鹤丸国永伸了个懒腰,走过来对她笑了笑,说:“溯行军的性质果然变了,走吧,待会儿再来一波就麻烦啦。”



洛暮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自己和鹤丸国永在家门口制定了半天的“作战”路线,然后开门时发现那老头已经和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睡得昏天黑地。

一种莫名的挫败充斥着她的全身。她打了个哈哈,走进去把烧杯放在窗台上,蹑手蹑脚的把试管里的混合物倒掉,然后溜回房间。

“这么紧张干嘛?”鹤丸国永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房间一遍后终于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他的审神者啊,就像一尊雕像坐在他对面。

明显全身都僵硬了嘛!

“你不是叫我时刻准备着嘛!”洛暮瞪了他一眼,这人一脸坦然无所谓的样子让她非常不爽,是谁和她说待会儿溯行军会杀进来的啊?

“但你这样做的太明显了啊,敌人一看你紧张肯定就士气高涨啦。”鹤丸国永伸出手在她脸上捏来捏去,“你看,要像我一样,放松一点先给他们心理上施加压力。对,就是这样。”

啧,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我怎么会遇到这么不靠谱的刀?

洛暮黑着脸拍掉鹤丸国永伸过来的手,就像审判官审视犯人一样发问,当然,只有她这么觉得。

“你刚才说溯行军的性质变了,到底是什么玩意?”

“溯行军,在一百年前突然现世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它们数量庞大,和刀剑男士一样分为短刀、胁差、打刀、太刀、大太刀、枪、薙刀七类。而刀剑男士,为了从溯行军手中守护历史不断战斗着。但是,那时候溯行军极少出现在现世,它们普遍出现在各个历史阶段。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它们不仅仅出现了,还开始杀人,这一点和我想像中不大一样。”

鹤丸国永边说着还很负责的画出每种溯行军具体的样子,虽然到最后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哈哈哈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看着自己画出来的东西讪讪的笑了笑,将画递到她面前一本正经的说:“总之,它们大概就是长这样。”

顿了顿,又说: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这里很快就会被溯行军站领的。”

评论(3)
热度(27)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