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

【末日企划-鹤丸国永线】01

艾特主页/设定请戳→ @末日企划主页

☆企划文
☆【写文什么的真的不擅长哪qvq】
☆【尽瞎扯淡】

以下

“12月25日零点整,有黑色不明生物再次袭击了a市b区市场,造成十七人当场死亡,二十三人受伤。。。”

“各位还在街道上的公民注意了。。”

现在是12月25号上午两点半,离事发时间不到三小时。本来今天是圣诞节,新年的开始,却因为刚才的突发状况,整座城市瞬间变得冷冷清清了。她孤身一人走在c区大街上,头顶上的无线广播正干巴巴的复述着这场悲剧的经过。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墨色的浓云滚动,它们好像在不停的往下沉,要把这座城市压扁。

昨天傍晚突如其来的寒潮使夜晚的温度比平时低了不止一倍。她把衣服攥地紧紧的,好让体内残余的温度不至于那么快消散,而另一只手中购物袋里装的是刚从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买来的实验烧杯。

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跑到离家老远的便利店买东西,要说自己根本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了防止外公再把实验室炸了,她只好舍生取义了。

是的,因为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她被寄养在搞科研的外公家。外公对科学的热爱可以说是走火入魔,一研究起来就可以不计后果。所以这就是她为什么会在三更半也跑出来买这破玩意儿的原因——外公做实验的时候把最重要的烧杯给炸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为自己的大公无私点了个赞。

用兜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出门快半个小时了。现在外公肯定正对着满屋子的实验器材焦急的来回踱步吧。

“啊,看来回去又要挨骂啦。。”她一边嘟嚷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但迎面而来的寒风刮得她的脸颊生疼,凉意穿透她的衣服,直刺进她的骨头里。

她停了下来。

不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偷偷的跟着我。她不敢回头,只是向后一瞥,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起了一层白雾,说薄不薄,说厚也不厚,刚刚好遮住了她的视线,细看才能隐约分辨出一点点黑色的轮廓。

“ 有黑色不明生物袭击了a市b区市场。。。 ”

刚才的广播声突兀的出现在脑海里,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像开了复读机似的,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不是吧,刚才还在b区来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恐惧使脑子瞬间停止了运作。虽然意识催促着自己快跑,但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般无法移动半分。

她将购物袋紧紧的抱在胸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待它终于走出白雾时,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快跑!

眼看那漆黑的短刀将要扎进她的右眼,她终于醒悟过来,果断的转身开始狂奔。那黑色的怪物速度极快,几次冰凉的刀身都差点削掉她的肩膀。

这特么真要搞连环杀人案啊!!

不过事实证明,人体的潜能总是在危难中爆发的。体内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她玩命的向前冲,很快和它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但没过多久她就悲哀的发现,后面追来的怪物开始变多。锋利的短刀削掉了她一撮头发,担心后怕的情绪盈满她的全身,距离渐渐缩短,她不敢放松,只能拼命跑,死命跑,努力维持着这一小段距离,但又能维持多久呢?

啊,我不会真要死在这里了吧?什么平安夜什么圣诞节,为什么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今天根本不是什么黄道吉日好吧!!!

内心在咆哮,她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呼救,生怕呼生会引来它们更多的同伴。 她感到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缺氧使她脸颊变得滚烫,脚步逐渐变得沉重。啊,她内心哀嚎着,祈求早些结束这场史无前例的追逐战。

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眼看就要被追上了,在拐角花坛边的不经意一瞥,让她看到了生的希望。

那是一个白金相间的长条物,它的半截埋在花坛的泥土里,露出来的半截在路灯下折射出七彩的光。她初步判断,那是一根金属棒。

比起手无寸铁,有武器防身是再好不过的。她狼狈的躲过一把向她批来的长刀,连滚带爬的向花坛方向跑去。但是事与愿违,当她将它抽出时,一脚踏空,伴随着一声惨叫,栽进了花坛里。

疼痛从左小腿开始蔓延,很快席卷到全身上下。金属棒也飞得老远,她费力的移动身子,却怎么也够不到,好了,现在彻底完了。一阵一阵的抽痛使她不得不蜷缩起身体,双手捂着左小腿,想哭却哭不出来。

与此同时,那群黑色的怪物,已经站在她的正前方朝她举起了刀。。

不知过了多久,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她缓缓睁开双眼,却惊讶的发现先前的怪物早已消失不见,自己前面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个人。那人的衣服是纯白的,在这阴暗的花坛里显得格格不入。她视线再向上游走,才发现他的头发也是好看的银白色。

他就这样背对她站着,风微微吹动这他长长的衣块,在她脚边拂过开拂过去,怪痒的。她有些恍惚,这人哪冒出来的?是他救了我吗?

左小腿似乎没有那么疼了,手腕发力,将上半身支起来,那人也随之转过了身。

借着微弱的灯光,她看清了他的脸。。

“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那人冲她笑着,金色的眼睛眯成一线,很好看。

啊,这是哪家的cosplay这么尽职?救人还不忘说句这么中二的台词?

“来,拉我一把。”即使内心激动的砰砰直跳,她还是求助的向他伸出手,没办法,脚疼,起不来。

那个叫做鹤丸国的青年依旧笑着,他握住她向自己伸过来的手,轻轻向前一带。

“是你救了我?”眼看就要撞进他的怀里造成视觉心灵上的巨大冲击,她使劲全身力气站好,然后抛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是。”鹤丸国永向她眨了眨眼,“我是你的刀,是你召唤了我。”

大哥你cosplay玩多了吗?如果按套路来不应该是遵从召唤而来你是我的Master吗?

她忍住笑,装作一本正经的说:“大哥你哪个社团的cos啊?说说看漫展的时候我还能过去为你打call呢。”

“不是,”见她不相信,鹤丸国永收起脸上的笑容,他将手中的东西在她面前晃了晃,一字一顿的说:“我是这把刀。你是我的审神者。刚才你被溯行军追杀。是你召唤了我。”

原来那个金属棒是把刀。。不过溯行军是什么东西?他是刀?审神者是什么?我是谁?

她陷入了人生的思考。

见她不说话,鹤丸国永也不急,他笑着开口道:“喂,审神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洛暮。”她低头想了想,然后说。

洛暮,与落幕同音,是她出生那天外婆用占卜术占卜出来的。虽然家人极力反对,说这个名字太不讨喜,怕是会招来悲剧,但最后还是确定了下来。

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

洛暮,落幕。可是现在想来,也许当年外婆只是想用这个名字警醒现在的自己,不要像刚才那样,一不小心人生就要轻易的落幕,罢了。

评论(4)
热度(36)

© 浅募 | Powered by LOFTER